凯风自南

日进月步。
一个苦闷又无趣的人,来自懒惰星。

【周叶】请问你是爱丽丝吗?

爱丽丝梦游仙境paro,家秀的脑洞,觉得超萌!所以拿来用了,但是笔力并不行……

有私设,没逻辑,ooc,只图自己爽。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一、

 

 

今天是伯爵的生日,伯爵特地早早在家里做好了布置,等待着生日宴会,众宾客的来临。

周泽楷是伯爵家的小少爷,不喜欢人多的场面的他,正想着怎么偷偷溜走。

周泽楷是远近闻名的美少年,目光沉定如藏夜色,长睫细密如折鸦羽,挺直的鼻梁,樱色的薄唇。长得乖巧可爱又自幼听话懂事的他,很受伯爵疼爱。因为不擅交谈,伯爵对他偷偷开溜的举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周泽楷快成年了,他决定考取父亲为他选定的法律学院,搬着厚厚的大部头,牵着妹妹爱丽丝的手,周泽楷向花园走去。

 

午后的太阳热情得让人有些招架不住,周泽楷选定河岸边的一颗大树,靠了过去,坐定后便翻开书。爱丽丝走过来,靠在周泽楷身上,直往周泽楷的书上瞄。

“哥哥你在看什么书呀?”爱丽丝问道。

“法律”。周泽楷答道。

“怎么都没有图画呢?”爱丽丝接着问道。

“因为……是法律。”周泽楷回答。

爱丽丝不是很满意周泽楷的回答,她皱了皱可爱的小脸,就跑开了。

哥哥实在太无趣了,爱丽丝想,他心里根本就没有过什么浪漫的念头。

周泽楷不是很懂爱丽丝的想法,但那毕竟是自己亲爱的妹妹。他将视线从书上移开,看到爱丽丝是向庄园方向跑去。周泽楷一直注视着爱丽丝跑进屋子里,才将视线移回,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树荫都转了个方向,周泽楷站起身,打算换个位置坐到新的树荫里去,突然,他听见面前传来一句话:

“请问,你是爱丽丝吗?”

 

 

二、

 

 

周泽楷怔怔地看着眼前发出声音的事物,说不出话来。

面前这个小东西通体雪白,穿着考究的口袋夹克,不停耸动的粉色鼻头上挂着一幅单边眼镜,头顶的毛发梳成三七分,长长的耳朵耷拉下来,三瓣嘴的嘴角还叼着一根点燃的香烟。

这是……兔子?

刚才是它说话吗?

那个小“东西”再次开口问道:“请问,你是爱丽丝吗?”

周泽楷被吓一跳,连忙把书合起来。

真的是它说话!兔子说话了!

周泽楷很想立刻掐自己一把看看是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太不科学了!就在这时,兔子又开口了。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兔子扶了扶单边眼镜,“我叫叶修,你想和我来一场奇妙的梦境之旅么?”

周泽楷拼命摇头。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爽快的人,跟我来,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叶修边说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精致的怀表,向周泽楷挥挥爪子,示意他跟上。

周泽楷心里疑惑又委屈:我刚才难道不是在拒绝吗……

叶修走了好几步,发现周泽楷没跟上来,他扭过头:又挥挥爪子“快啊。”

“哦哦。”周泽楷在叶修的催促下,稀里糊涂就跟了上去。

 

叶修对周泽楷家的花园似乎十分熟悉,七绕八绕之下,不一会儿,周泽楷就看不到自己家那装潢华丽的城堡了。叶修跑得比周泽楷快,老早就停了下来等他。

等到周泽楷跑到自己跟前,叶修说了声:“跟我来。”就一移爪子,钻进了旁边一个小洞里。

周泽楷看着这个需要他弯着腰才能钻进去的小洞犹豫了。

这里面会不会有蛇?我现在在哪?

周泽楷很茫然,他甚至不知道之前他是怎么想着跟着叶修跑过来的。

“快啊!”洞里突然传出叶修的声音。

周泽楷被这猛然的一声催促给吓到,他抬脚就迈进了洞里。

一脚踩空,周泽楷倏地向下跌去。

 

 

三、

 

 

似乎进入了去往异次元的通道,周泽楷觉得自己自进入洞里就在不断往下落。

周泽楷默默在心里算着时间。

第一分钟,周泽楷觉得自己肯定要摔骨折了。

第三分钟,周泽楷在想如果自己摔死,那他的父亲还有爱丽丝该多难过。

第十分钟,周泽楷有些害怕,自己最后落地时还能看见人形吗?

……

第三十分钟,周泽楷困意上来了,他打了个哈欠,突然觉得屁股一疼,落地了。

抬起头就见叶修蹲在面前,有些焦急地耸动着鼻头,短小的尾巴不停晃悠:“时间就是金钱啊,虽然你年轻,但是你不能这么挥霍啊。”

被这个兔子一幅老成的样子念叨着,周泽楷不知怎的,觉得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耳根轻声说了句:“抱歉。”

叶修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周泽楷的话,他伸出爪子来拉坐在地上的周泽楷的手,但是身形太过短小的他,不仅没拉动周泽楷,自己倒是被惯性带的摔了个仰倒,眼镜都摔歪了。

周泽楷赶紧站起身,扶起了叶修,叶修腹部柔软的绒毛从周泽楷掌心擦过,带得他腕间痒痒的。

叶修站直后整整自己的背心和眼镜,抖了抖蓄得有点长了的烟灰,就伸着爪子去拽周泽楷:“快跟我来,时间不多了!”

周泽楷弯着腰被叶修拉着跑,两人跑进一个大厅里。大厅有着华美精致的穹顶,覆盖着各色精美浮雕的立柱,铺满迷人彩绘的地板。然而奇怪的是,这个大厅内除了大厅正中有一张桌子外,再没有其他的家具。大厅墙壁四面有着许多大小不一的门,最大的门门框开到了房顶,最小的只有老鼠洞大小。所有的门都是关着的。

叶修跑进大厅后就松开了拽着周泽楷的爪子,他径直跑到大厅中央的桌边,不停地跳着去够桌沿,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起来。

周泽楷疑惑地看着叶修的举动,走过来蹲在他的身旁:“你在干什么?”

“我在拿桌上的东西啊,桌上的东西是重要的任务道具。”叶修喘着气,“哎哟我的腰,真是太久没活动了。”

周泽楷不解,他们刚进入大厅的时候他就打量过这大厅内唯一的家具了,记得桌上十分干净没有任何东西。周泽楷站起身,看向了桌面,出乎他意料的是,桌上还真有东西,他拿起来一看,是一个不过一个手掌长的水晶瓶,瓶口用软木塞堵住,里面像装着和橙汁一个色泽的液体,瓶子上贴着标签“喝我”。

这东西看着真是太可疑了,周泽楷皱着好看的眉,把水晶瓶递给叶修:“是这个?”

叶修爪子一拍后腿:“对,就是这个,你喝一半,然后再给我”。

周泽楷满目质疑地看着叶修,那表情似乎在问,这东西能喝?

叶修抬起爪子拍拍周泽楷的腿:“你都跑这来了,害怕喝个饮料?”

周泽楷心里想,这个是饮料吗?但是叶修说的也没错,他跑的这么远,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家了。

倒不如信叶修一把。

周泽楷拔出软木塞,喝了一口,把瓶子递给叶修。这水晶瓶对周泽楷来说不大,却需要叶修双爪捧着,叶修吐掉烟,就着瓶口很快把剩下的液体咕咚咕咚喝完了。

周泽楷感到了头晕,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从脚开始直到头顶,双脚不稳,互相打架。他眼前模糊起来,看不清周围的一切,看不清叶修。

完了,周泽楷想,我还没考上法律学院就要英年早逝了么?

但是没过多久,周泽楷眼前清晰了起来,他把自己的手抬到眼前,还是那双熟悉的手,还是熟悉的衣袖。自己没有到天堂吗?周泽楷又摸摸自己的脸。

“喂,我知道你长得好看,但是没有镜子的情况下,你是欣赏不到自己的脸的。”耳旁突然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周泽楷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往旁边一躲,他往声源看去。只见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青年站在那,一身平整考究的黑色燕尾服,搭配着红色领结,鼻梁上是似曾相识的单边眼镜。青年皮肤苍白没有血色,眼角微微下垂看着慵懒又迷离,头上顶着白色的兔耳朵,嘴角挂着微微的笑意,看着周泽楷。

兔耳朵?周泽楷不确定地问道:“叶修?”

“嗯,是我。”

叶修懒懒一笑,看上去总觉得有点嘲讽,他从口袋里摸出香烟和打火机,十分娴熟地点火,叼上烟卷,他又摸出怀表。

“我的爱丽丝,再问一遍,你想和我来一场奇妙的梦境之旅么?”

 

 

END or TBC?


评论(2)
热度(36)

© 凯风自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