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自南

日进月步。
一个苦闷又无趣的人,来自懒惰星。

【雷安】只是意外

AU,黑道老大雷×金牌杀手安,勉强可以算是史密斯夫妇paro的样子(误)?
极微量瑞金可忽略不记。
不长只是脑洞,ooc,没逻辑,小学生文笔,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一摸鱼就兴奋的我真是没救了……


“我要结婚了。”安迷修平静地宣布。

办公室里的众人“哦哦”、“好好”的应着,待明白过来安迷修话里的意思,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什么?”紫堂幻托住下巴。

“等等,我是不是错过了几集?”艾米一脸惊愕。

“没有婚假啊。”这是凯莉。

“恭喜安哥!”金献上了真诚的祝福。

“……”格瑞依旧面无表情。

安迷修看着自己这群奇葩同事,深吸一口气:“没错,我要结婚了。”

艾米没等安迷修说下去,直接凑上来,揽住安迷修的肩,一脸严肃:“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吧,谁家姑娘被你祸害了?”

安迷修眼神死——为什么啊?自己好歹也是风华正茂性格温和事业有成一大好青年啊,除了工作有点见不得光几乎没有什么缺点,凹凸里这群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米你这就太绝对了,说不定是男人呢。”凯莉剥开一颗棒棒糖叼进嘴里。

艾米的脸色更严肃了,抓着安迷修的肩膀都有些犯疼:“说吧,谁家混蛋把你祸害了?”

安迷修一头黑线,组织了一下语言:“他的确是个男人,不过不存在祸害吧,我们相处挺愉快的。”

“哎哎哎,不要给我们洒狗粮。”凯莉摆摆手打断,“只要别忘了这个礼拜的任务就行,都工作都工作。”

老板都发话了,艾米也不好再八卦下去,拍拍安迷修的肩,她嘿嘿一笑:“也别忘了请我们吃喜酒哈。”说完便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处理情报起来。

众人又陷入忙碌。

安迷修扫视着办公室里的众人,紧张的心弦放松下来。除了师父,他最亲近的就是凹凸里的这群损友,将人生大事告诉给这群人,对他来说重要性不亚于一个S级任务。现在看来这个任务还算顺利,只待他把那人介绍给他们了。

格瑞端起杯子起身去倒水,途经安迷修的身旁,他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轻声问了一句:“你打算去哪登记?”

安迷修:“……”

人设崩了呢,格瑞大大。

 

————————————————

 

安迷修是个杀手,在世界一流的杀手组织——凹凸里也能挤入顶尖之列。

他的心上人,相处了快七年的男朋友,即将要一起迈入婚姻殿堂的对象,就是他在一次任务中遇上的。

 

 

雷王市入夜后,另一种人群开始活跃。安迷修刚从一场战斗中脱身,弹夹空空的他决定返回安全屋,但是街头巷尾逐渐增多的可疑人物让他不得不暂时躲避。他钻进了路边一个不起眼的酒吧,找到厕所就躲了进去,确认清洗掉身上的血腥味,将用来伪装的风衣塞进垃圾桶里,才回到酒吧中。

初春,来自冬天的恶意还没被驱干净。安迷修身上发热手指却是冰凉,坐到吧台附近,点了一杯啤酒,一口一口呡着。酒吧音乐是他还算喜欢的老歌,让他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安迷修不是那种一看就让人惊为天人的脸——那样当杀手也太招人眼球了——但是他身上有种温和文艺的气质,越看越移不开眼球,此时的他为了伪装蓄了点细密的胡茬,又增添了那么几分颓废,简直可以苏断一众无知少女的腿。不一会儿,就来了好几个女孩搭讪,全都被安迷修温柔着语气劝退了。

对了,前面忘了说,安迷修是个弯的,弯到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落花有意随流水,但流水却一心照见月光。安迷修怎么办?安迷修也很无奈啊,刻入天性的绅士风度让他不愿使女孩子伤心,每次他都想尽办法把语文老师教授的语言能力发挥到极致。

又一个人坐上了安迷修旁边的座位,“抱歉……”安迷修下意识说道。

“嗯?”低沉的男声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安迷修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挑英俊的男人,扎着头巾,脱下外套只穿着黑色背心的他露出有着优美肌肉线条的手臂,紫色的眼眸背着光暗沉如泼了墨。这个男人也端了杯啤酒,挑着眉看着安迷修:“抱歉什么?”

“没,没什么,你坐你坐。”本以为又是来搭话的女孩,安迷修有点尴尬。

“唔。”来者不再说话了,酒吧音乐已经放完开始了下一首,杂乱的节奏响起,安迷修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来者一口饮尽杯中残留的啤酒,将酒杯“哐当”一声拍在吧台:“这歌真垃圾。”

安迷修赞同地点头。

来者注意到安迷修点头,偏头凑过来:“我们出去走走?”

“行啊。”安迷修没意见,本来也是躲搜查的他巴不得有个人跟着呢。

就没想到,这个“走走”,两个人走出酒吧就走进了宾馆,走上了床,完成了一次人生的大和谐。

直到第二天的日光透过酒店房间窗帘缱绻飘下,安迷修还是懵的。

都成年人了,419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一向当1的他被压了,这问题就大了。

凹凸的顶尖杀手,任务成功率近乎百分之百,在业界被尊称“双剑”的安迷修大大,捂着自己的腰,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而罪魁祸首直到现在才悠悠醒转,他睁开眼,眼中是仍然朦胧的紫,比安迷修还要高一点的他揽着安迷修的腰,脑袋磨蹭着安迷修的肩窝,声音沙沙的:“早啊,再来一次吗?”

安迷修:“……”飞快将刚才的思绪抛到了脑后。

美色误人,美色误人。

 

————————————————

 

虽然安迷修是个杀手,但是安迷修是个有原则的杀手,从不滥杀无辜,那种低端做法不符合他的行为美学。游走在黑暗边缘的他一直接的都是些刺杀奸徒恶党极恶之徒的单子,用着法律不容的手段,安迷修坚持着自己的正义。

所以虽然一口气咽不下,安迷修还是没找这个男人的麻烦。更别说,安迷修自己也有享受到,过河拆桥就太不君子了。

走完肾本来就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可是这男人非说要送送安迷修,开了车一直送安迷修到机场,两人路上东侃西聊的,发现还挺投缘,于是顺势就交换了联系方式。

这个男人名字叫雷狮,据他自己所说,职业是个自由音乐人,家里有个家族企业,标准的富二代,叼着金汤匙无忧无虑的贵公子。

安迷修心里暗自忖度:难怪这家伙敢在国内这么个环境下玩音乐,有钱人就是任性啊……

两人分别后偶尔网上会聊聊,天南海北的,从音乐聊到生活,雷狮的见识相当丰富,几乎什么都可以说上两句。安迷修线下包扎着枪伤,被线上的那个他几句话就能逗得阴霾全无,偶尔也会好奇起网络的对面,他在做什么。

于是,第二次来到雷王市时,安迷修顺水推舟地和雷狮又不可描述了一次。

雷狮:“我觉得我们挺投缘的,干脆在一起吧。”

安迷修:“……行。”

于是就在一起了,于是就一起了七年。

求婚是安迷修提出来的。

作为一个杀手,安迷修的神经始终绷紧,再好的朋友也比不上一个家所能带来的情感满足。雷狮这个人虽然强势又狂妄,但是他们两个人一直都很合拍,总能踩准对方的节奏。偶尔几次,安迷修忍无可忍想要揍雷狮一顿,联想一下这个混蛋估计是从小顺风顺水惯了,又觉得是这个家伙特有的任性。接受了这个设定,安迷修竟然能品味出几分可爱的味道来。

安迷修自省内心,觉得自己是真心喜欢上这个人了,一个便饭,求婚的言辞便水到渠成顺口而出。

雷狮只是惊讶了一下,毫无意外地同意。

安迷修的人生规划掀开了新的一页。

凹凸最近的这个任务是S级的,有人重金下单要雷王市黑道一把手的命,求婚顺利的安迷修看到这个任务地点在雷王市就爽快地同意,任务不仅他一个人出动,完成了任务他大可以翘班去见雷狮,简直一举两得。

干脆这次就和雷狮坦白他的杀手身份吧。安迷修思考着,很快又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像雷狮的家庭,能同意让他们两个男人在一起已属不易,何必再起波折。

安迷修在心里轻声对自己说,以后,等以后有了好的时机,一定和雷狮坦白。

 

————————————————

 

雷狮坐在主席位,双手交叠撑着下巴:“我要结婚了。”

“哦,恭喜。”卡米尔镇定地记下笔记,“鬼天盟旗下那家婚纱听说不错,可以让他们发个商品图册过来……”

帕洛斯立马精神起来:“哎?好事临门啊,要不顺带加个工资吧老大。”

“什么什么?有架打吗?”佩利被帕洛斯的声音惊醒,跳了起来。

“……是个男的。”雷狮补充道。

卡米尔停下敲键盘的手:“那就还是原来的那家,订两套西装……”

“嗯……所以加工资?”帕洛斯试探地问。

佩利还在嚷着:“有架打吗?有架打吗?”

雷狮忍无可忍地扶额: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被安迷修求婚的时候,雷狮内心飘过很多想法,没有一条与拒绝有关。

身为雷王市黑暗世界龙头老大的他,和一个男人玩过家家的游戏本来就很不科学,但是雷狮乐此不疲,一玩就是七年,连最亲近的弟弟卡米尔都没告诉——也有可能根本就没瞒住——早该知道,自己已经沦陷。

可是,为什么呢?即便已经打算和安迷修共度余生,也不妨碍雷狮疑惑。

那天,雷狮刚从一个闷到喘不过气来的黑道头目会议中逃了出来。不能怪他,除了他都是一群糟老头的聚首会议满是老年人的陈腐气息。这辈年轻人就雷狮一个出息的,这令人绝望又庆幸。雷狮以雷霆手段对上那些老家伙陈旧得半截入土的做法,几乎没用两年,雷王市就全在雷狮的掌控之下。以雷王市为基点向外辐射,很快,雷狮的势力就成为国内唯一能和圣王族分庭抗礼的强大怪物。

雷狮逃出来后随便就选了一个酒吧躲了进去,因为需要握枪,雷狮只点了一杯啤酒,然后他就在这里遇上了另一个只点了一杯啤酒的男人。

安迷修,雷狮将这个男人的名字在嘴间咀嚼,安迷修……

决定在一起随意得就像信手买了瓶矿泉水一样,雷狮当时也是觉得这个男人睡起来还不错,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就随口一提,都没有想很多。

然而日渐的相处下来,雷狮就觉得这个安迷修实在是个矛盾综合体。

安迷修是个会计——据他自己所说——日常生活也如凭证报表一般无趣,奉行着仿佛古时候骑士道一般的行事风格,安迷修对谁都能温和守礼,谦逊有加。对女孩子尤其绅士,在他们同居公寓方圆十里内所有的女性生物就没一个不喜欢安迷修的,就连楼下小姑娘养的母德牧见着安迷修都不停摇尾巴。

还好安迷修是个弯的,雷狮心想,不然自己得喝下一整个太平洋的醋。

但是有时候,安迷修低眉转首眼中不经意透出的锋锐,和他那六块腹肌马甲线分明的好身材,又让那温和的外表有些被撕裂,这个人就仿佛揉成一团隐于雾中,神神秘秘,看不分明。

这种时候很少,但雷狮是什么人,哪怕安迷修只是透露了指甲盖大的那么一点线索,雷狮能如嗅到血腥味的鲨鱼。狮子露出獠牙,只待捕捉猎物破绽。

也许正是这些让安迷修不像“安迷修”的细节,才让他如同陷入解谜游戏一般,越陷越深吧。

 

 

唉……

雷狮叹口气,他向安迷修隐瞒自己的黑道身份,还不知道如何说清呢。

 

————————————————

 

安迷修身着正装,头发用发胶打理好,面上也用化妆品稍稍修了容,他先行一步迈下车,走到车的另一边,为凯莉拉开车门。

“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你今天打扮得特别帅。”凯莉调笑着挽上安迷修的手臂。

“是嘛,谢谢夸奖。”安迷修面上微微一笑,内心里开心地握拳。

一直包装着无聊外壳的他,也想让雷狮眼前一亮啊。任务结束,换身衣服就能直接去找雷狮了,安迷修心里十分期待。

“今天圣王族会派人来,所以这个酒会警戒比平时多了一倍。”凯莉挽着安迷修往里走,“格瑞和金已经埋伏好了,就看我们的。”

安迷修点点头,他清楚这个任务的难度,就连凯莉也跟着出动——虽然不是凹凸里最厉害的杀手,但是凯莉是凹凸的老大——重要性可见一般,这次凹凸的“双剑”和“烈斩”一齐出手,定然能完美完成目标。

“目标不会在大厅出现,我们要想办法闯到楼上去。”安迷修打量着徘徊在走廊和楼梯之间身材魁梧的警卫。

“你觉得在这些人面前用弄脏衣服梗可以糊弄过去吗?”凯莉向安迷修使了个眼色。

安迷修摊手。

“那就没办法啦。”凯莉耸耸肩,无奈又俏皮地笑了笑。

 

 

 

“所以……你还是用了老套路。”安迷修看着凯莉。

“经典的才是最好用的嘛。”凯莉嘿嘿一笑,“快来帮忙。”

两人将打晕的两个警卫拖进厕所里,几下换下警卫特有的西装。凯莉帮着把两个警卫绑了起来,塞住嘴巴,就退到一旁镜子前补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凯莉体型并不高大,不能换上警卫的衣服,可不得安迷修来么。

安迷修毕竟老手了,做这些事麻利地和吃饭喝水一样。他换上警卫衣服,又戴上联络耳机,转身便欲离开。

凯莉在身后挥手:“路上小心哦,别被狮子反咬一口。”

安迷修没有回头,他已经把情报部门提供的这幢建筑的平面图和解剖图都背了下来,直接就往最好进入通风管道的位置赶去。爬进通风管道,安迷修又以最快的速度达到目标位置,一切都和以前一样,熟悉又顺利。安迷修埋伏好,等待着耳机里的指示。从他这,可以透过通风口的缝隙看到目标人物擦得锃亮的皮鞋。安迷修清楚地记得,目标人物比今天前来的这个圣王族代表要高得多,那包裹在西装裤下的长腿,准没错。

圣王族家族代表和雷王市执掌者两位大佬的聚会谈话,双方都心怀鬼胎,身边护卫贵精不贵多,见到目标人物遇险,这位圣王族的来客可能根本不会出手相帮,加上格瑞的策应,一切都如计划中一样完美。

 

 

“开始!”

听到耳机里的指示,安迷修武器握在手间猛地撞开通风口,屋里的谈话传来。

“……你知道,这是双赢。”

“哼,雷狮,你的把戏我还不清楚么……”

什么?

熟悉的名字撞进耳中,安迷修惊愕地两眼瞪大,还没等他作出更多反应,他就跌下通风道口,对上了那双不能更熟悉的紫色眼眸。

 

————————————————

 

安迷修目不转睛盯着手上的专辑唱片。

这张典藏版的专辑来自一个解散已久的乐队,安迷修费了很多时间托了很多关系才得到这张唱片,原因只有一个——这个乐队是雷狮最喜欢的乐队之一。

他这次来雷王市出任务,就把这张唱片放在行李箱最深处,打算给雷狮一个惊喜。现在看来,惊喜已经全部转为了惊吓。

安迷修自认干这行这么多年,生活早就以千奇百怪的形式让他将这个世界的恶意都深刻了解了一番。没成想,生活永远在积极进取,不断创新,当针对他的“恶意”降临在他身上时,他那坚韧的神经还是被激得打颤,激得他眼眶都有点发烫。

凯莉悄无声息地走进房间来:“失败嘛,总会有的,别难过哈。”说着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试图安慰他。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安迷修瓮声瓮气,语气却是肯定。

以凯莉爱搞事的性格加上这次任务刻意模糊了目标人物的姓名这一点,显然凯莉早就知道雷狮的幕后身份还有他和雷狮的关系了。

凯莉被噎住:“咳咳,不好意思啊。”

安迷修摇摇头,不再说话,这件事本身也不是凯莉的错,根本原因还是他和雷狮两个人自身原因。

在雷王市,姓雷的富二代,还能有谁呢?

沉默延续,就在凯莉以为安迷修睡着了的时候,安迷修开口了:“我想下单。”

“好的,给你亲友价。”凯莉立马答应。

“一块钱成么?”

凯莉摇头:“起码得十万美金吧。”

“好。”安迷修很爽快,他小心翼翼收起了手上的唱片,又转过头来,平日温和的气质已经荡然无存,眼中满是冰冷和锐利,“给我下单雷狮的人的资料。”

 

————————————————

 

“双剑安迷修,好一个双剑安迷修啊。”雷狮气得笑出声来,英俊的脸庞都有些狰狞。

“大哥,冷静。”卡米尔劝道。

“冷静?我很冷静。”雷狮松开把写字台一角握得变形的手,“敢背叛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马上列预算计划,算从凹凸那个死女人手里买下‘双剑’要多少钱。”

雷狮靠回椅背上,手指轻敲桌面,语气中犹有恨意:“不把他整到哭着求饶,我雷狮两个字就倒着写!”

卡米尔点点头,作为雷狮的得力干将他从来没让雷狮失望过。坐回自己桌边,卡米尔打开电脑新建了文档,先标注好“最首要机密”的字样,思索片刻,郑重地敲下了几个字:

 

“为大嫂赎身预算计划。”

 

 


END or TBC?

评论(14)
热度(119)

© 凯风自南 | Powered by LOFTER